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建家的诗词博客

佳句酬知己 墨韵赠春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高人寸者之光茫,只照咫尺,岂能自以为是? 耸云霄者之光辉,可耀乾坤,何曾枉自尊大?! -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洞庭湖水秀万家  

2017-07-14 20:55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精创文苑《洞庭湖水秀万家》

“庐山杯”《中国最美游记》大赛

征文作品《精创文苑》投稿展示区:

 

            洞庭湖水秀万家

作者:熊建

 

  “日从家里出喂,月在家中挂嘞。浆开千条路哟,网撒万朵花。”来到湖南岳阳,走在大街小巷,空中不时传来湘妹子李琼悠扬而略带乡味的歌声。歌声唱醉了岳阳的山;歌声美醉了洞庭的水;南来北往的迁客骚人,更被这洞庭鱼米之乡山水之美,陶醉得痴呆了。

一个风清气爽的夏日早晨,我心情特好。拿起电话便给岳阳市区的李君打。我说:李君,今天天气晴好,约几位战友去洞庭湖上游玩好不?李君一听,积极响应。回答说:行。一切由他来安排。于是我立马分别去电约了同城的曾君周君彭君。三位也闻风而动。不一会,曾君开着新买的丰田越野,载着我们三人急奔八百里洞庭而去。

39年前,李君与我们四人均在广东某部服役。我们五位,一同参加了建国以后,除抗美援朝战争外的另一场大规模的自卫反击战。在那场生死搏杀中,我们有幸存活下来,并结成了牢不可破的生死情谊。后来,李君在部队任副政委。曾君任营教,我和周君彭君均在政治处任主任或副主任。我们五人,在部队政治处供职时,可说是强强联手。39年过去,虽然我们卸去了肩上的官衔和头上的光环。但以我们的阵容,相信此次洞庭之游,一定会在我们人生轨迹上留下精彩的一笔。如今,我们已从地方各级机构退了下来。剩余的许多时间和精力,虽不能出世般地吟风弄月,可也足以尽善尽美地游山玩水了。

李君还像当年的爽朗。一见面,和我们亲切握手之后,手一挥便作出安排:坐汽艇,游洞庭。我和李君曾在洞庭湖上玩过几回。曾君周君彭君,均是首游。兴致显得格外高涨。这也难怪。若说玩水,驰名中外的洞庭湖当然是南方首选。她的文化沉淀,她的波澜壮阔,都是无与伦比的。唐诗的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,范仲淹的“衔远山,吞长江。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”以及“先忧后乐”的乐观态度,哪一句都是来自洞庭的传世经典。更兼远古那位佩剑峩冠喜欢花草的爱国诗人,在汨罗江那纵身一跳,不但跳出了军威,跳出了国威,跳出了千古不灭的五彩光环!更给洞庭之水增添了无限的神密和诗意。

汽艇是李君从景区武警分队弄来的。李君退伍转业在市公安局,武警支队有他许多朋友和下属。李君说:因我们都是曾经的军官,此次游湖就别麻烦民用游客码头了。弄一条景区巡逻艇,让我们为八百里洞庭湖再来执一次勤。

我们被李君说得哄堂大笑。李君有这本事,他巧施连环计,还不露痕迹。这年头,一退休老头,出来游山玩水,不花钱谁来理你?何况还得动用武警装备,就更不得了。当然,这其中的奥密,我们谁也不能说破。有时,玩笑是不好随便开的。我们只是默默地佩服李君的组织能力。

一位挺精干的小伙子,把汽艇稳稳驶出武警码头。我们一行在水天之间正式进入今天游湖的角色。军用汽艇不象景区的游艇。它分上下两层。下层是舱房,供躲避风雨和驾驶休息用。顶层是露天的,四周装有齐腰的钢栏杆。既安全,又便于执勤人员巡视四周。汽艇加速,左右水花飞溅,而我们站立在顶层,仍然谈笑风生,稳如泰山。可惜我们今天只有五人,要再加三人的话,在其他游客眼里,我们便成了八仙飘海了。

人在水上,与在岸上想的事完全不同。人世间的一切烦心事,到了水上便荡然无存。满脑子装的,多是与水有关的美事。我此刻这样想:“打鱼的人,经得起狂风恶浪”,这歌词一定是水上出来的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一定是在江上写出来的。“夜半钟声到客船 隔江犹唱后庭花”也一定是在水边产生的。但还有个故事,我总有些想象不出。那就是王勃,当年是不是从洞庭湖出发去南昌的。从他的《滕王阁序》来猜:南昌故郡,洪都新府。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。按如今的话说:南昌是旧时的府尹,洪都是新建的府邸。那里是天上二星分野的地方,地势接连着衡山和庐山。这样一分析,王勃是怎样把洞庭湖和庐山连在一起的呢?从地理位置看,真得佩服古人丰富的联想。

在部队时,我曾领军去广东陆丰甲子镇训练过。休息时,躺在海边,面临海水,也曾苦思苦想。不过,那时的注意力主要放在高配瞭望镜里。大多时间,是对公海洋面的观察。随时准备着在海面上发现敌人的蛛丝蚂迹。海水给我的是戒备,是警惕。那时对于水,我已认识深刻。后来游览北戴河,胶东半岛等处,对水便再也没产生什么新的映象。

映象较深的,还得算西安周至的那一次。在周至玩了一天的水,使我对水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周至的水,其实是源于沣县72峪的一条山溪。名声在外的是这条山溪的平缓处,有人突发奇想,按照清明上河图的模型,在此设置了一条水街。倘徉水街,那些鳞次栉比的临水商铺食馆,那些奇光四射的商品美味,的确使人有置身画图中的感觉。更有几处幽静的地方,可让你领略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,返影林深处,复照青苔上”的如诗境界。

我喜欢周至的水街,另一个原因,是因了贾平凹的一部名为《水月》的作品。作品内容,已经模糊。大意说的是他写作成功后,朋友们为他庆贺。于是,拿他的稿费在酒肆中欢歌笑语,热热闹闹,糊吃海喝。而他自己则躲了出去,在后院的泥巴地上,挖了一个小坑。小坑里立时积满了水,水中映出了天上的一弯新月。水中的月亮,使他想起了远方的妻子。在自己创作艰辛的时候,妻子囊括家务,无为不至的关心他,服侍他。而现今他成功了,妻子仍在远方默默。而别人正在用他的银子,高高兴兴地热闹。水在地下,月在天上,这水与月究竟是什么关系?作者由此产生愧对妻子的念头。这个作品发表在上个世纪80年代。年久日深,记不得详细,但那种触动灵魂的自白,却一直震撼着我。

“纵一苇之所如,临万顷之茫然。”曾君突然大声朗诵起来,把我的思绪从远天拉了回来。

此刻,我们正一溜儿排在艇顶,湖上的风,不时吹动着我们稀疏的白发。汽艇乘风破浪,真让我们生出些出世的感觉。周君情不自禁,接着曾君也诵了两句:“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,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宇化而登仙”。

的确,苏子把他与朋友游赤壁的感受,表达得淋漓尽致。我们穿行在这烟波浩淼的洞庭水面,却无法用文字来描写此刻的万丈豪情。难怪,世上有了李白游黄鹤楼时,写下:“一脚踢倒黄鹤楼,两拳打翻鹦鹉洲。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有诗在上头”的传说。被人称为诗仙的李白,面对崔颢在黄鹤楼的题诗,也窘得只有发通脾气了事。何况我等凡夫俗子,面对良辰美景,心虽万千感概,却难寻佳句,唯有心里千千结了。

李君修炼老到。见我们一时无语,便用他的感触挑起话头。李君深情地说:他是喝着洞庭湖水长大的。他对洞庭湖的美,感触颇深。洞庭之水,美在她象一位慈祥的母亲!湖水的伟大,在于她生养着千千万万的洞庭儿女!李君用他一个花甲的经历,向我们娓娓道出洞庭之水给岳阳的江山,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洞庭之水,哺育着洞庭之民。洞庭之民,如今又反哺着洞庭之水。

我们深以为然。

山水之美,美在她能哺育民生。

沧海桑田,除了人类,美复何存?茫茫宇宙,除了人类,美之何来?

汽艇驶到长江口时,小伙子减慢了速度,让我们把玩着水面奇观。儿时,我们在课本上有个成语叫“泾渭分明”。这是一个古老的成语,最早可追溯到诗经。(《诗经·邶风·谷风》有这样的句子:"泾以渭浊,湜湜其沚"。)意思是说泾河与渭河交界处,清浊分明。此刻我们也一齐惊呼,原来长江与洞庭湖也是这么泾渭分明。长江水与洞庭水在融汇处,也清浊自分。

小伙子为了让我们在此处多看几眼,让汽艇在江面缓缓移动。碧绿的长江水,引起了周君的兴趣。他拿起步话机对小伙子说:小伙子,把汽艇开往长江去。

小伙子说:首长,我的巡航水域到此为止。没有命令,我的汽艇不能开到长江水面去。

啊,这真是泾渭分明。

小伙子不经意的话,让我们领悟了人生又一定理。做人做事,必须泾渭分明。该做的做,不该做的不做。吟诗作文,也尽该如此。

汽艇在湖面上稍作停留。小伙子调转艇头,载着我们一行,沿着君山的方向,朝着水天茫茫的洞庭之灵飞驰而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